【HQ!!】 [影日] 向光001-003

*一个相当不正经的佣兵paro

001

宫城地区近来的天气情况不算太好,长时间的降水使得呼吸的空气都带上了一丝阴郁。日向翔阳坐在窗台上抚着手中的短刃,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

他和影山合租的公寓临近街道,六层的高度尚还做不到妨碍他投入楼下的目光。年轻的母亲抱着孩子在雨里匆匆跑过,装扮虽然凌乱却依旧带着身处于和平内的人特有的安稳感。他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在雨季来临前尚还蔓延于整个宫城的血腥气,普通人只将那视作胜利的象征殊不知此一役后又有诸多战士身死道消。

影山飞雄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得就是这么一个略显压抑的场面。他抿唇将手中装有食物的盘子放在电视前的木桌,人则走到自家那个处于低潮期的恋人身边。

“雪之丘早就不适合你了,现在不过是将总会到来的东西提前了而已。”他状若无意的将右手撑在日向翔阳的身边,“而你自己也早就清楚你离开后会面临的东西,不是吗?现在这种伤春悲秋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昔日北川的国王大人一如既往的不懂温柔体贴,好在日向翔阳对他这种变扭的表达方式习以为常。只见他轻车熟路的抬头看向对方的眉眼处,在瞧见那儿藏不住的关怀后,名字里有个‘阳’字的青年扯出一个相当符合名字的温暖的笑。

影山飞雄这家伙在事业上和他其实也就是所谓的半斤八两,就在他被迫离开雪之丘的几天后这家伙也合约一撕的离开了服侍三年之久的北川第一。不过和始终与雪之丘捆绑于一起的自己不同,影山和北川第一的矛盾就如他的性格般简单到无法遮掩,社会各方更是自一年多前就将‘王者会在什么时候离开北川’列于佣兵界的热门话题。

一个是了然于胸,一个是毫无预兆。舆论对于这两者的态度差异完全可以预料。

“雪之丘捧出了日向翔阳,日向翔阳却这么报答雪之丘。和他比起来,国王做人明显要光明磊落了多。”

“王牌佣兵虽然是全世界的英雄,但最起码的做人底线我想还是应该要遵守的吧。”

“雪之丘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猜日向估计忍无可忍了。”

“所以他们之前和睦的样子只是作秀喽?”

来自各方的恶意揣测如同阵阵满上的海潮,一并带出的窒息感忽起忽落,逼得他痛苦不已、逼得他难耐不安,并最终逼得他一次次不受控的陷入于长久的回忆之中。

…虽然我确实是希望着自己能一开始就被乌野、北川第一这种一流队伍看上,但怎么可能因为这个就离开雪之丘。我也希望自己能一直和阿泉、幸治他们一起保护我们的同胞,一起创造属于我们的王朝。

「但我们已经跟不上翔阳你的脚步啦…」 

三月兽潮中,与被征入前锋队伍的日向相比,雪之丘的其余人最好也不过是位于第二小队。而在早已成熟的佣兵体制中,一个人的价值、收入乃至功勋都与他所在佣兵团的地位息息相关。可仅仅位于二线的雪之丘所能提供给日向翔阳的自然也就只有二线的待遇,这也就是为什么日向明明已被称为‘王牌佣兵’并且执行了诸多高难度任务,排名却和与他实力相当的影山飞雄相差许多的原因。

「是!我承认日向前辈很厉害。但既然他这么牛,为什么还要待在雪之丘?看到别人因为他而被说成废物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吗?」

新加入后辈的抱怨被在兽潮后不久被自己撞破,站在后辈身边的团长的表情却比抱怨者本人还要尴尬上一些。即便对于察言观色算不上擅长,日向在那一刻也明白自家离开雪之丘的时间到了。但即便已经有所准备,正式宣布那天在一干采访人员面前尚且表现淡定的青年,在回家见到恋人后还是忍不住的心里泛酸。没有了往日里玩笑式的‘国王大人‘,也没有了偶尔冒出的‘影山同学’,影山自然是理解他此时心中的复杂。但他和日向都明白——小到日向的梦想,大到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要求他必须向前。

“我准备去一趟乌鸦之森。”想到这的日向敛了敛神对影山说出自己历经半个月思考所做下的最终打算。

“你给乌野投了简历?”

“国王大人你最近不也是为新佣兵团忙碌吗,”他露出一个‘别以为我不知道的表情’,“虽然不知道乌野会不会接受我,但既然进了实战环节就没道理不去。”

“…说了别这么叫我!!”后者此刻的表情怪异到可以,“那我想我这几天可能也会有任务。”

“你这家伙果然加入了新的佣兵团。白鸟泽?青叶城西?哼哼,超一流队伍果然对保密做的很严格啊。”

“如何你能加入乌野就会知道的。”影山朝他挑了挑眉,“日向呆子。”

002

乌鸦之森并不如它的名字一般被那种漆黑的动物占据。当然,也许在很久以前这儿生活过大批的乌鸦,但无论如何,如今这片森林早已被人类佣兵团纳入麾下。

幽绿的树木、清澈的河流以及那阳光透过树木枝桠而赐予大地的斑驳橙影;空气中飘荡的是能让人镇静的清香,脚下所踏的是昔日‘小巨人’所行的土地。日向只觉自己幸福的近乎脚步虚浮,连带着连身边菅原向导所说的话都没怎么听清。

“今年进入实战环节的人意外的多呢…就是不知道能正式加入我们的有几个。日向君?”察觉到对方晃神的菅原孝支拍了拍左边人的肩,“如何?”

“啊?”

“很漂亮吧!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乌鸦之森的景色时还冒出过‘这和我所在的大概不是一个世界吧。’的想法。”

“是的!!超厉害——”日向忍不住就点头赞同起来,“原来小巨人呆的是这样的地方!回头我一定要告诉影山,”头发似乎闪了一闪,“叫他总说乌野肯定是黑漆漆阴恻恻的。”

“他这么说过?”闻言的向导弯了弯眉眼,出声的同时伸手状似无意地摁下树上的一个微凸处,“不过先不说这个,我们到了。”他指了指地面上出现的洞穴,示意日向放心大胆的跳下去便是。

那个洞大约可容纳两个成年男人同时进入。日向走上前向洞内望去,却只瞧见一团黑嘘嘘的空气中有钢铁制的滑梯泛着些微银色的光亮。见惯了各大佣兵团高端牢固基地的日向心中不禁有些泛虚,心下猜测这会不会是乌野的某个测试环节。

“放轻松,放轻松。放心大胆地跳下去就行。”

一旁的菅原像是看出他所想似的轻笑出声。他轻摇着头拍了拍日向的肩,随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传说中的测试基地入口,便坐上滑梯很快消失在了一片黑暗里。

日向见状自是不能再犹豫,只得紧跟前辈脚步从滑梯上一溜而下。

——与搭档一起猎杀一头暴焰雪狮。

当他拿到自己的考核题目后忍不住就露出了相当诧异的表情。心中忍不住就想到,在如今将白鸟泽鹫匠团长‘单体的强大才是胜利的基石’奉为黄金准则,而昔日乌野老团长的‘团队即是一切’视为过度吹捧团体力量的可笑谬论的佣兵界,大概也就只有少数几个佣兵团还坚持着过去的观点。这个清晰的认知让他不禁通体沸腾起来——没有什么比发现自己与向往之处所坚持的认知相同这点更能让人兴奋。

兔头狮身,半红半百。长处在于敏捷的动作和强悍的隐蔽能力,尖锐的爪牙则能将岩石轻易扯碎。共有两颗心脏,其中位于右耳后的主心脏是暴焰雪狮唯一的弱点。

这是被列为AAA级的危险魔物,也是日向此行的唯一目标。

“影山飞雄,你的评分师兼搭档。”

 先有危险的任务在前,影山的意外出现便似乎显得不那么难以理解。日向先是错愕后是又惊又喜又气的做出一个两腿跨开、身体前倾着指人的夸张动作,此后便几度张嘴想要表达却终苦于没法组织语言只得作罢。

“你可别拖后腿。”那人最终率先打破沉默。

“这句话是我要说的才对吧!”日向顿时像炸了毛似地一蹿而起。

003

会面和预想中一样顺畅这点让影山不禁松了口气。

他扭头看了眼身边的日向翔阳。在瞪了对方的侧脸半晌后,又忍不住心想乌野的佣兵准则果然与众不同。

暴焰雪狮这种怪物在春季兽潮已过的现在并不算多见,即便是乌野,想来也是发动了大半的势力才在如今的西部兽居区发现了这么一头尚且可算成年了的暴焰雪狮。而按照常理而言,这种严肃的选拔自是不该让他作为日向的搭档兼评分师的。但乌养教练似乎对他俩的亲密关系毫不避讳,宣布分配时的表现更是堪称潇洒果断。影山对此相当疑惑不解。但位于乌野核心位置的几位佣兵既是对此抱以了默认的态度,他也就不便开口询问。

而在从乌鸦之森坐车前往最近人居区城门的过程中,由于不如日向般富有困意的原因,他只得在百无聊赖时将目光投向窗外。入目的却也大多是浅咖土层裸露在外,偶有几抹绿做点缀的半荒凉景象。不过偶尔也可瞧见居住区内高耸的建筑,那些建筑大都笔直而凌厉的直插云霄,如勇者的利剑般果敢无畏又如绝望中闪亮的指向标。影山过去曾不止一次的表示对那些一次次建起相同建筑的人想法的好奇,在佣兵学校时更是常震撼于教科书中所记录的人们在重建家园时所展现的毅力。如烛火般柔弱的生命却比世上最坚硬的宝石还要刚强,其伟大正在于其面对灾祸的不屈性——佣兵入伍时的宣告词如此形容人类。

其中是否有夸大、美化的因素暂且不提。一来影山并非哲学家,二来不过两小时左右的车程实在没法给予他丰富的思考时间。两小时的时间一闪而逝,下车后尚且懒散的一干人在出城的瞬间紧绷了肌肉。

日向翔阳和影山飞雄的任务是几小队中唯一在西面的。因此他俩在出城门后便与其余人告了别,并肩而行的背影颇带着些‘夫夫携手去打怪’的神奇味道。

“没想到咱俩这么快又一起合作了。”

“只要你能加入乌野,这样的机会自然还有很多。”

“我当然是要加入乌野的。”

话题于是被截住,陷入沉默的夫夫俩继续向前行去。

“…这附近是不是有个分战场?” 离开人居区约五个小时后,空气中开始浓郁的血腥气使得日向语气沉重的再度开口。

“……”影山飞雄以沉默为答。对着眼前土地腰身微微弯曲、右手至于心脏,左手成拳背至身后——一个标准的佣兵礼。

没有人知道那片战场上埋葬着多少的亡灵。而围城内的宫城地区即便不如史书上的古地球那般安宁到完美,但在大批大批佣兵战士的血肉铺垫下依旧呈现出一番颇为安宁的景象。他们几乎在这儿看见了代代佣兵浴血拼杀的无畏模样——兽类的嘶吼与人的怒喊并存,死忘前绝望的呼喊则被淹没在铁血之中。风吹过带起的是亡灵不悔的怒吼。

而这也很可能是他们的结局。影山和日向离开时对此到无比荣幸。

此刻距离他们到达那头暴焰雪狮所在处还有大约一星期左右的路程。已经开始暗淡的天幕使得两人做出了暂时停止赶路的判断。只是先前行过的土地尚还宛如大石般压在俩人心头,他们的嘴更像被什么钳住一般的说不出一个字,最终只得沉默着将休息地收拾一番。在待一切收拾完备后俩人就肩并肩坐在火堆旁,直至落日的余晖再没能透入他们目前所处的森林、直至无光的夜晚到来。

这一整天的赶路使两人都有些疲倦,外围区的事实却要求他们必须有一个保持清醒状态。

“影山你先去休息吧,前半夜由我来负责就行。”

“我不累。”

两人于是继续透过火光盯着对方那张布上诡异颜色的脸,不知道陷入了今天的第几次沉默。

“我去解手一下。”不知多久后影山兀自站起,在朝日向打了声招呼后就像一旁走去。

日向翔阳‘哦’了一声,也没看他,继续将手中的木材往火堆里一丢。

评论
热度 ( 20 )

© Kzi | Powered by LOFTER